造不出来的疫苗玻璃瓶背后:中国药玻产业的内卷与未来

老局长 星海情报局

如果我说,疫苗没用,可能是这届“瓶子”不行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这并不一定是个伪命题。

事实上,包装材料直接接触药品且贮存药品较长时间,会直接影响药品质量和用药安全。玻璃中的某些成分被所接触的药品析出,或发生玻璃及药品成分相互迁移,是造成注射剂药效衰减、药品不治病的几个重要原因之一。

新冠疫苗的研究进程中我们已经证明了,我们的医药研发实力是很强的,目前中国已经斩获了16个国家以及地区的疫苗订单,总数量大约为五亿剂左右。

相反的是,由于产业起点低,中国医药包装材料行业的发展进程,显著落后于我国医药行业整体发展水平。

比如,国际标准要求盛装疫苗玻璃容器,必须为“一类中硼硅玻璃瓶”,这种玻璃瓶的国产率还不足10%。中国前期获批进入临床阶段的七个新冠疫苗项目,全部用了德国肖特的中硼硅药用玻璃,没有一家采用国产药玻。

换言之就是,这种玻璃瓶,我们自己造不出来。至少无法稳定量产足以满足国际标准的高质量一类中硼硅玻璃瓶。

造不出来的疫苗玻璃瓶背后:中国药玻产业的内卷与未来

▲ 中硼硅玻璃基本被海外大厂垄断

上世纪60年代,我们就有厂子在试产这种药用玻璃。但近60年的发展过去了,中国的GDP增长了255倍(根据IMF预测数据计算),这种玻璃瓶的国产率依然不足10%。

这是中国很多产业的一个缩影,低起点,高速发展,然后一头扎进低端制造构建起的血汗工厂,陷入痛苦的内卷,从此再无进益。

从华为以后,大家都喜欢写那些被卡脖子的领域,但还有很多领域没有到卡脖子的程度,他们只是国民经济的一根根血管,但却构成了整个机体的健康运转,堵住了也会让人难受,堵得多了就会引发组织坏死。这些领域虽然看上去不致命,但却依然会间接影响整个国民经济结构的健康性,更与每一个普通国民息息相关。

药用玻璃就是这样一个产业,它影响着各大中国药企的成本结构,也影响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结果,或许还薛定谔式地影响着国产药剂的药效。

想要摆脱内卷困境,实现经济转型,让更多像医药玻璃这样的行业,对标国外先进生产力进行产业升级,实现国产替代,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解决思路,甚至是必由之路。

造不出来的疫苗玻璃瓶背后:中国药玻产业的内卷与未来

造不出中硼硅玻璃瓶,但能造出替代品

2020年4月,牛津大学医学教授约翰•贝尔对装药的玻璃瓶表示过一次担忧,那会他提供的数据是,现在世界上只剩下2亿个药瓶。

到了疫苗逐渐被提上日程的7月,张文宏医生在一次采访中说:装疫苗的玻璃瓶,产量比疫苗还困难。那会全世界做疫苗的厂商都在大批量抢购疫苗玻璃瓶,仅强生一家公司就订购了2.5亿个疫苗瓶作为储备。聊起这件事的时候,有读者开玩笑:如果有什么东西的产量告急了三个月还没有缓解,那通常是因为中国人造不了。

在疫苗要用的玻璃瓶上,被他说中了。

医药玻璃属于包装材料行业,对于药用玻璃瓶我们可以分两个维度来理解:一是制造工艺和用途,二是材料类型。

造不出来的疫苗玻璃瓶背后:中国药玻产业的内卷与未来

▲ 医用玻璃的两种分类方法

我们先来说材料。

在药用玻璃领域,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参数,叫做耐水性。指的是在特定条件下单位质量玻璃析出的碱的量(一般用所耗用的酸的体积或换算成氧化纳质量来表示),玻璃析出碱的量越少,耐水性等级越高,对水性药物的影响也就越小。

这听上去有点抽象,如果笼统地概括,就是说玻璃的耐水性越好,材料性质越稳定,就越不会和瓶内的溶剂产生化学反应,瓶子里的疫苗也就越安全可靠。四类玻璃中耐水性最好的,就是一类中硼硅玻璃。

20世纪60年代,中国的医药行业有过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,那会的北京玻璃仪器厂率先试生产过5.0中性硼硅玻璃管,到了80年代,宝鸡药玻又引进过美国康宁的全套生产线。

那时的工艺水平究竟如何,现存资料已经很少,但毫无疑问的是,无论是北京玻璃仪器厂,还是宝鸡药玻,他们最初的目标,都是当时最先进的制造工艺。

可那时的中国经济刚刚处于起步阶段,用一个字就可以形容那时大部分中国产业的情况,那就是“穷”。

本站文章除注明原创外均整理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立场,发布时已注明来源,如有侵权,请联系管理员,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ocao.vip/web/21.html